三亚南繁基地,的土地经

今年的一号文件指出,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科技创新。而如何推动科技创新,无疑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智慧和能力。海南省通过土地整治,助力打造“中国种业硅谷”的举措,无疑值得借鉴。

原标题:央媒看海南| 三亚南繁基地:为了“中国饭碗”的底座更坚实
为了“中国饭碗”的底座更坚实 国家南繁基地建设打响攻坚战纪实
4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时隔5年再次来到海南三亚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与袁隆平等农业技术专家一道,沿着田埂走进试验田,察看水稻长势,了解超级杂交稻产量、口感和推广情况。他指出,要下决心把我国种业搞上去,要建成集科研、生产、销售、科技交流、成果转化为一体的服务全国的“南繁硅谷”。
一个甲子的时光,几代人的坚守,换来的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育成的7000多个农作物新品种中,超过70%经历过南繁洗礼。
如今,这些承载了巨大荣光却条件异常艰苦的科研基地,正在迎来一场新旧变迁。
为让育种“候鸟”们有相对稳定的科研用地和栖身之所,推动南繁事业再上新台阶,3年前,南繁规划纳入国家战略工程。去冬今春以来,农业农村部会同海南省打响了一场落实规划的攻坚战,一场南繁“大变局”正在海南省全面展开。
南繁“两块地”纳入国家战略
“南繁南繁,又难又烦”。曾经流传在南繁基地的这句话道出了其中困境。归根结底是缺乏统一的规划,科研用地不稳定,生活保障跟不上,育种人不方便,也给南繁基地的管理和服务带来了麻烦。
2015年10月28日,农业部会同相关部门及海南省政府印发《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明确划定26.8万亩科研育种保护区。其中,5.3万亩为核心区。保护区是“红线中的红线”,要实行永久保护,南繁基地建设全面上升为国家工程。
“规划实施近3年来,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先后下达南繁项目资金5.9亿元。其中,中央4.5亿元,地方1.4亿元。海南省已在三亚、陵水、乐东三市划定南繁科研育种保护区26.8万亩,核定核心区新基地建设用地745亩,全部上图入库,实行用途管制。”国家南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海南省农业厅厅长许云告诉记者。
直面问题打响攻坚战
每年南繁季,成千上万的育种“候鸟”来到海南,需要供应稳定、流转价格合理的科研和生活用地,需要高质量的公共服务,需要法规制度的管理和保护。
去年12月,在国家南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会上,《南繁规划》落实攻坚战正式打响,为规划落实明确了时间表、路线图,任务层层分解,责任到人。
安强将,配精兵,攻坚才能取胜。农业农村部专门选派干部到海南省南繁管理局挂职,海南省农业厅也选派业务骨干配套推进。同时,结合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海南省完善南繁工作督查考核,一周一调度、一月一考评。
两年多以来,规划落实已经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南繁保护区的划定工作已经完成。农业农村部种子管理局局长张延秋说:“南繁有一个气候条件要求,就是在冬季1月份平均气温不能低于20摄氏度。我们已经把目前仅有的达到条件的26.8万亩全部划为南繁保护区,实行用途管制、永久保护。”
截至今年2月,北京、湖南、山东、江西等11个省份已在核心区新基地流转土地面积7039亩,三亚市与安徽、北京等省份达成南繁生物育种专区供地意向,南繁3市县核定6块、合计745亩的新基地配套服务区用地,南繁基地高标准农田改造提升稳步推进,生物安全监管基本实现全覆盖。
各显神通进驻“新高地”
南繁“两块地”,被定位为“中国种业硅谷”的“新高地”。在《规划》的引领下,各省积极响应,纷纷报数“认领”。
“政府牵头、实体运作、多方共建”是江西省采取的基地建设方式。江西省选择基础条件好的天涯种业公司作为南繁基地承建实体,负责基地的配套设施建设、建后管护和公共服务。其他南繁单位可以入股,根据股权比例使用基地设施,也可以根据科研生产实际,分期租赁。目前,江西省南繁基地新增用地3180亩,其中科研育种用地3150亩、配套建设用地30亩。
“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北京市种子管理站副站长张连平说,对符合条件的南繁单位,北京市财政按照土地租赁合同给予10年土地租金30%的土地租赁和建设补贴,截至2017年底全市南繁单位在海南省的流转土地面积已达到2382.47亩。
从老基地到新“硅谷”
对于未来南繁基地发展,海南省省长沈晓明提出了热带农业发展的“加减乘法”,就是要通过南繁优势的发挥,围绕国家粮食安全需要和全球种业创新前沿,加强科研、生产、生活、管理服务,谋划建设中国南繁科技城、南繁育种国家实验室等一系列重大项目,着力打造南繁种业“硅谷”。
规划整合四散的老基地、入驻配套设施完备的新基地、立足海南搭建辐射全国的农业科研平台,“南繁硅谷”雏形已现。
上海农科院科研团队培育的节水抗旱稻在陵水试种成功;天津德瑞特的黄瓜品种在海南广受菜农青睐;广西农科院的双季葡萄推广成功……南繁成果相继落地,海南人也享受到了“南繁硅谷”的南繁成果。
南繁成果不只体现在科技成果转化上,为了让《南繁规划》既推动科研育种、又惠及海南地方,农业农村部支持探索核心区建设与南繁小镇建设、休闲观光旅游区建设等相结合;湘琼两省签署农业合作备忘录,在南繁基地建设、槟榔等优势特色产业开展合作;上海市农委和陵水县政府签订农业合作协议,互惠共赢推动陵水现代农业发展。
(原载《农民日报》2018年5月11日1版,有删节)

海南有得天独厚的气候资源和物种资源,是我国最大的“天然温室”,又是“天然基因库”。每年冬春之际,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500多家科研、生产单位的数千名农业专家、学者汇集海南,进行农作物种子繁殖科研工作。数十年来,海南南繁育种基地为中国的粮食生产和粮食安全作出了突出贡献。

海南省农业厅数据显示,2011年,海南南繁育种基地为全国提供水稻棉花玉米等主要农作物优良种子突破3500万公斤,比上年增加200万公斤,为中国的粮食安全和农产品生产作出了突出贡献。

但基地建设用地不稳定、基础设施不配套、综合生产能力低下等问题,成为南繁育种基地发展的瓶颈。如何解决这一瓶颈?

海南南繁育制种基地建设得到海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目前,已启动了一批建设项目,如南繁科研公共开放实验室项目、南繁转基因释放区项目等,而且正抓紧研究策划其他南繁基地建设重点项目,争取得到国家支持,努力把宏观政策、规划转化为具体项目,通过实施重点项目推动南繁基地建设取得突破性发展。

同时,海南省国土部门将南繁育种科研试验基地4万亩、南繁种子生产基地20万亩建设统一纳入新一轮土地整治规划,实施重点建设。据三亚市国土环境资源局规划与耕地保护科何海英科长介绍,前几年三亚市国土部门投资157万元实施土地整理,通过土地整理,新增耕地161公顷。三亚市国土部门还积极配合,在国营农场争取用地,进行确权登记发证等。2011年为南繁育种基地建设新增基地用地2300多亩。

“基地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尤其是排涝沟的疏浚,灌溉渠的修建,使南繁基地功能得以充分发挥,我们是最大的受益者,以往一下雨种苗就会被淹,自从土地整理项目后,排灌都畅通了,土地整治功不可没,很感谢国土部门给予我们的大力支持。”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